宋躍輝
  德里克的女兒結婚時,親家準備滿足他對酒席的要求,可是德里克說:在這座城市我沒有什麼親戚,所以一桌酒都不需要。
  親家說:你工作這麼多年,朋友一定不少,那就請他們一起來分享孩子們這一特別幸福的時光。
  德里克覺得親家的話有道理,但是請誰呢?幾個可以請的朋友手頭都是緊巴巴的,一個月存不了幾個錢,平時一說起人情債都一個個頭搖得像撥浪鼓,如果請,就是不識相,就會讓朋友五味雜陳。有人曾經給他送來請柬,他自己不是好幾天心裡頭老是像有一塊石頭壓著?做事情要設身處地為別人好好想想,更不要把婚禮酒席的錢押在別人的禮金上。所以德里克對親家說:請朋友參加婚禮是假,掏錢給自己辦酒席是真。因此一個也不請。
  親家見德里克說得這麼透徹,不得不重新考慮請人的問題了,可是又感到不請,以前送的禮不是像肉包子打狗一樣有去無回了?
  德里克就說:其實孩子們的幸福不是靠酒水多少來衡量的,更無關別人的祝福,關鍵還得靠他們自己經營。你們想想,讓這麼多人,還有一些年紀大的,從四面八方趕過來,疲憊地圍著他們小兩口轉,小兩口也累,是不是勞民傷財?雖然人人都臉上樂呵呵地給新人塞紅包,可是指不定不少人心裡在說,你一張請柬,可害我們要節衣縮食一陣子。如果想到了這些,你們也許就不會太糾結那肉包子的事了。
  每一個字,等於在打開親家衣服上的一粒鈕扣;每一句話,等於把親家身上的一件衣服脫了。親家還能說什麼呢?也許,親家只能在心裡說,我們怎麼就碰到這樣一個把說得這樣白的人呢?但是這婚禮究竟怎麼辦?
  很簡單,可以旅行結婚啊。他們不是一直有乘游輪出國旅游的想法嗎,現在不是可以化繁為簡,合二為一了?德里克不假思索說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  親家的臉上開始陰轉多雲,感到這個主意不錯。兩個孩子都欣然接受了這個辦法,買了船票十國游。
  一些朋友對德里克這麼處理女兒婚禮的方法表示贊嘆,可是也有一些人說:德里克啊,這麼大的事,你就這樣簡簡單單處理了,不好吧。這喜酒說什麼也該請我們喝。你這是不把我們當朋友啊,怕我們出不起禮金嗎?
  德里克笑而不答,心裡卻說,我又不是什麼領導,送禮的趨之若鶩,還有不少人不請搶著來。我就是到處做廣告,滿打滿算都請不來幾個人。再說,真的把請柬放到你們手裡,誰知道你們會不會在心裡跳腳呀。  (原標題:為啥把話說得這麼白)
創作者介紹

麥當勞叔叔

ql64qlta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